穿透头腾大战:正在被巨头“割据”的互联网

陈白/文 中国互联网两大巨头腾讯和字节跳动的对决,成为了这个岁末商业世界的“今日头条”。无论是抖音提起的反垄断诉讼,还是腾讯在回应中对字节跳动的垄断指控,其中焦点无非两个关键词:平台垄断、数据主权。

这当然不是字节和腾讯第一次对簿公堂,在互联网浪潮不断迭代的过程中,在许多领域,两司之间的枪声炮火早就已然响起。抖音此次起诉腾讯,被认为是2018年“头腾”决裂的续章。早在2018年,腾讯的一号位马化腾和字节跳动的掌门人张一鸣就已经公开“对撕”过。老大们亲自下场掐架,足以见得其中的利害之深。

客观来说,这是一场注定会发生的碰撞。作为中国互联网最大的玩家腾讯,面对近五年来攻城略地极为凶猛的字节跳动,在游戏、社交、远程办公、短视频等互联网核心业务范围中,腾讯与字节跳动都已经形成正面竞争。特别是在短视频逐渐成为人们杀时间的重要工具甚至影响到游戏时间的分配时,就连被封神的微信之父张小龙也亲自下场强调短视频的重要性,而这一领域,抖音毫无疑问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这是自2020年底《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布以来,国内首例发生在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反垄断诉讼,其标志性不言而喻。只是,反垄断大旗却仿佛已经沦为巨头互相指摘的工具。

对于二者究竟是否存在垄断行为,还需要由法庭裁决。但单纯从用户体验上来看,无论是腾讯系产品对字节系产品,还是反过来,互相之间都已经无法实现自由分享。相信许多人都深有体会,每一家巨头和他们的APP背后,都试图建立一个完整封闭的生态系统。用时髦的话来说,这叫商业闭环。

有人把字节和腾讯的战争认为是当年3Q大战的升级版。但这种看法或许还过于乐观。如果说15年前那场战役最大的影响是奠定了腾讯在中国互联网无可撼动的巨头地位,那么今天这场战争的影响力,绝不止于公司本身的地位变化。

这是中国互联网产业正在从竞争和开放走向割据和封闭的一个关键注脚:一个个“商业闭环”形成的后果是,互联网正在日益走向封闭和割据。以往的开放、分享的互联网精神几乎被消耗殆尽。

自互联网诞生以来,开放就是其核心要义。也正是开放、分享的基因,最终孕育了互联网近20年的繁荣。但回看如今的中国互联网生产业态,对“大树之下,寸草不生”的质疑越来越多。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竞赛中,平台、生态被看成是能达到的最高境界,而对众多小微创新者和新进入者而言,资本层面的收购尚且还是温和的手段,更多时候他们可以携流量优势把创业者的产品“重做一遍”,从而把创业公司扼杀在摇篮之中。

抖音和腾讯的纠葛并非个例。随着国内互联网平台被几大巨头逐步圈地瓜分后,竞争态势愈发紧张。上一次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引发关注,是发生在互联网的另一极:电商领域。二选一的口水战这几年来从未休止,而陷入其中的商家、消费者却有苦难言。

无论是通过资本上的并购还是业务上的限制,各个所谓的闭环生态都试图通过限制用户自由来限制竞争对手。在大数据立法还有待完善的当下,数据主权、用户选择成为了巨头竞争可以充分利用的灰色地带,看似是巨头地盘之争,实际真正受到利益损害的,是平台之下的无数使用者。

互联网产业强大的规模效应使得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越发明显,而巨头割据也逐渐成为了互联网的新“生态”。如今的互联网早已经不是当年一马平川的广袤平原,而变成了山头林立的险峰峡谷。这样的情境,对于巨头本身来说也并非好事:如果互联网最终走向封闭的死水,曾经互联网产业所依赖的开放和创新红利,也就无从谈起。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陈白经济观察报记者

管理与创新案例研究院副院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sthmani.com/27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