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变了?反垄断成大势 社区团购步入强监管时代

“团长”必然是这场商业游戏的参与者。那平台的角色又是什么呢?

最近讨论度最高的话题,莫过于社区团购了。

然而,在消费者兴奋薅羊毛、行业人士热烈猜测哪家巨头能独占鳌头时,风向变了。

12月11日,人民日报评论公众号发布了文章《“社区团购”争议背后,是对互联网巨头科技创新的更多期待》,对互联网企业的商业革新予以肯定,称“或许又是一个互联网通过商业模式创新改变生活的精彩故事“,但同时也犀利指出掌握着海量数据、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

文章一出,社区团购话题随即引发广泛关注。之后,网络上关于“阿里、美团、拼多多等巨头将退出社区团购业务”的谣传甚嚣尘上,甚至有网友帮大佬们想好了回应的声明:

就在前述文章发布的同一天,京东集团发布公告,宣布7亿美元战略投资兴盛优选,表示双方将在数据、技术、仓储和短链物流等领域展开紧密合作,更好地扎根于下沉市场。作为目前行业里的标杆性选手,兴盛优选在社区团购业务上已经跑出了自己的模式。

监管力度加大

自社区团购诞生以来,外界对其的争议一直不断。反对的声音认为,互联网巨头利用资金优势打价格战,抢了传统菜贩的饭碗。

旗帜鲜明反对社区团购的还有不少供应商。据媒体报道,沧州市一家从事粮油调料生产销售的公司“华海顺达”,于12月12日对经销商发布通知,禁止低于终端零售价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就是因为平台降价销售,导致不同区域零售价差异很大,扰乱了原有的价格体系,遭消费者投诉。

可见,巨头的“低价”策略触动了不少群体的利益。

12月17日,华东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平台的商业模式带有不正当性,“它们用极低的价格,甚至是低于成本价的方式锁定顾客群,排挤竞争对手,等独占市场之后,再通过提高价格来获取暴利,这可能构成垄断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也违反了《价格法》。”

随着平台经济对大众生活的日益渗透,相关部门的监管力度也在加大。

今年11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明确了诸多基础性概念,对“不公平价格行为”、“低于成本销售”、“拒绝交易”、“限定交易”、“搭售或者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以及“差别待遇”等行为的认定进行了场景化的细化。

翟巍认为,以前政府部门对平台经济监管比较弱,如今监管回归本位,“互联网头部企业掌握了大量的数据、资源,已经集成生态系统,如果不强化监管,社区的小商小贩无法抵抗,只能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而各地方也在逐渐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11月19日,《经营者竞争合规指南》上海市地方标准正式发布,这是全国首个引导企业全方位开展竞争合规建设的推荐性地方标准,围绕企业生产经营全过程,规定了经营者依据反垄断法相关规定参与市场竞争。

12月9日,南京市市监局发布了《电商“菜品社区团购”合规经营告知书》(下称“《告知书》”),喊话电商平台“合规经营首当先”。

《告知书》明确指出,平台经营者不得以不正当竞争方式获取交易机会或竞争优势,并因此损害其他经营者或消费者合法权益,尤其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实施低价倾销,排挤竞争对手独占市场,扰乱正常经营秩序,损害国家利益或其他经营者的合法利益。

南京市市监局官方公众号称,阿里巴巴、美团、滴滴、苏宁等与会电商平台的负责人在《电商“菜品社区团购”合规经营告知书》上签字,承诺将在今后的经营活动中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开展有序良性竞争。

时代财经12月16日致电苏宁易购(002024.SZ)董秘办,对方表示,公司目前没有做社区团购业务,也不清楚相关新闻的情况。

滴滴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则称,“最近风向不太明朗,业务比较谨慎,不方便回复”。

这样的回应与此前各大巨头抢占社区团购市场第一名的高调形成鲜明反差。

11月3日,滴滴CEO程维刚在内部会上表态“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称橙心优选是滴滴的战略级业务。

刘强东也拿出二次创业的决心,在11月30日京东高管早会上提出“将亲自带领京东打好社区团购一仗”。

此外,阿里、腾讯、美团、拼多多等电商巨头均下场厮杀,上演烧钱大战。各巨头已经投入了巨大资源,不可能突然抽身离开。

“我还是希望社区团购能做下去”

“新事物的产生肯定是有它的合理性的。”在广州珠江新城经营便利店的老板海哥这样评价社区团购,经营了十多年零售生意的他今年多了一个身份——“团长”。

“团长”是社区团购模式中的一个重要角色,负责获取与维护用户、宣传推广商品,以及完成收货清点、给用户提供自提服务等工作,一般是社区中便利店、烟杂店的老板,是附近街坊信任的熟人。

三个多月前,海哥开始运营兴盛优选的微信群,群里目前有160名用户。同时,他还是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两家社区团购平台的“团长”。

12月17日,时代财经在海哥的便利店看到,货架旁堆满附近街坊下单的生鲜品。海哥表示,用社区团购的用户越来越多。

打开兴盛优选APP可以看到,上面有不少低价和补贴吸引顾客购买。比如新注册用户满9.9元立减3元,每天固定时间也有生鲜产品、日用品的低价爆款供用户抢购。

例如一款ABC的卫生巾,兴盛优选的售价为一包2.99元,而在天猫旗舰店,同款同规格的售价为6.2元,兴盛优选比天猫便宜一半以上的价格。

时代财经留意到,此款商品12月17日当天已售出8560份,而在天猫,只有1000+销量。

不过卖菜、卖小商品看似简单,琐事却不少。运营社区团购以后,海哥多招了一个店员处理店里大大小小的事,“每个街坊取货时间都不同,有时候还要处理退货,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

在社区团购投入了不少时间和精力的海哥,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得到相应的回报,“我还是希望它(社区团购)能做下去,但做生意肯定是要冒险的。”

由于下单量不固定,海哥的佣金收入浮动也很大,“多的时候一天有将近三百块,少的时候只有几十上百块。”他还向时代财经透露,兴盛优选和美团优选的佣金一般为10%,多多买菜相对较低,少于10%,“多多买菜的佣金还未统一,与商品种类、下单时间有关。”

作为社区团购中的重要角色,“团长”必然是这场商业游戏的参与者。那平台的角色又是什么呢?

“互联网企业的角色定位应该是一个竞争中性的平台或者裁判,而不是商业游戏的主要参与者或者运动员。”知名财经博主 包特_ExpEcon在微博中如此表示。

@包特_ExpEcon肯定了“团长”主导的团购模式作为超市和消费者之间的配送服务提供方式,同时也认为应该鼓励互联网企业继续沿着和小商户合作,发展共生业态的路子走下去。

但他认为,这样的模式需要有一个前提,“农户应该和淘宝商家或者微商一样,拥有独立的经营权,特别是定价权。”

(原标题:风向变了?反垄断已成大势,社区团购步入“强监管时代”)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sthmani.com/21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